天津智慧工厂在线
全国服务热线 400-900-6306
交易中心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行业最新资讯

【“亚洲第一炉”诞生记】

几代金川人的骄傲,不仅是偏居西北一隅,挺起了共和国镍钴工业的脊梁,更有他们在世界有色冶金领域创造的一个个奇迹,镍熔炼闪速炉便是其中之一。
       1984年,为了解决镍在我国现代化建设中供不应求的状况,国家批准建设金川二期扩建工程。当时的国务院有关领导专门指示:“金川镍基地的扩建,不能照抄现在的生产方法,要研究采用效率更高的新工艺和新技术。”
       二期工程的镍冶炼项目上,最后决定采用世界上最先进的镍精矿富氧闪速炉工艺。”已经退休的金川集团原冶炼技术高级工程师刘安宇回忆说,当时国家困难外汇紧缺,全套引进数亿美元的镍闪速炉设备是不现实的,“最后只能花80万美元,购买了芬兰企业的闪速熔炼专利技术许可证;又用了150万美元,购买了澳大利亚西部矿业公司的镍闪速熔炼技术全套资料”。
       为了尽快将技术资料变成镍闪速炉,金川公司与北京有色冶金设计研究总院联合攻关,参考澳大利亚西部矿业公司镍厂闪速炉型,并融入了金川最新的冶炼技术,完成了设计工作。1988年4月,金川镍闪速炉开工建设,到1993年建成投产。
       设备有了,但是新的难题又拦在了金川人面前。“工艺虽然是国外的,但95%的设备是国产的。”金川集团退休干部赵长江在1993年担任镍闪速炉车间主任,回忆起当时的艰辛,他一脸苦笑,“炉子虽然建好了,但以前国内没有人运行过这些设备,怎样才能实现镍闪速炉达产达标?又成为一个新的课题”。
       没有参照样本,刘安宇带领技术人员去澳大利亚的镍闪速炉现场学习;国内无先例,金川公司请来澳大利亚、芬兰、日本等6个国家和国内13个单位的技术专家来现场研究。
       为了开好这台炉子,大家都拼了。”赵长江告诉记者,作为车间主任,为同技术人员钻研镍闪速炉的运营规程,他当时8个半月没有脱工作服,吃住都在厂里,胡子有一寸多长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金川镍闪速炉在投产半年后形成了生产能力,并用3年时间实现了达产达标,“后来,国外建设比我们早的镍闪速炉企业,又派技术人员到金川来学习我们的工艺”。
       按照设计方案,金川镍闪速炉年处理镍精矿量35万吨,产高锍镍量2.5万吨,电镍2万吨,年产硫酸50万吨。经1998年的大中修改造后,金川镍闪速炉年镍精矿处理量达70万吨,产高锍镍量6.0万吨,吨镍制造成本比传统的电炉降低40%,基建投资不到3年就收回。
       刘安宇告诉记者,金川镍闪速炉成为世界第五座、亚洲第一座镍闪速熔炼炉,标志着我国镍冶炼工艺进入世界先进行列,成为金川开发建设史和中国镍工业发展史上的一座新的里程碑,至今还保持着世界先进水平。
       来源:钢铁冶金

2019-08-13